1024你懂得的手机看片

新聞網logo

新聞網

一周熱點

更多
01
談孟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耕讀交院

《七月,給你最美的流火》——望啊望,愛呀愛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蔣翠 閱讀:2778 發布:2016-09-12

 龍應臺在《目送》里有一段話我特別喜歡也深有感觸:“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span>

 又是一年開學時,在路口上車的時候,我特意朝家的方向非主流式向上傾斜了45度望了望,對站在玻璃窗前的模糊黑影揮了揮手。奶奶總是這樣,每一次爸爸媽媽外出工作和我離家上學的時候,她都不會送我們上車,總是習慣于目送,遠遠地望啊望,望啊望……直到我們上車。然后我們用車的背影告訴她,不必追。  

 在家里還沒修起兩層樓房的時候,奶奶只有在竹林旁的井邊目送,可是老房子地勢太低,屋前郁蔥濃密的竹林幾乎阻擋了她全部的視野,我想這讓她十分困擾吧。 在那個手機電話稀奇的不像話的年代,對于一天學都沒上過的老太太來說,寫信看信也成為了天方夜譚。所以,每每臨近過年,奶奶去竹林旁的井邊的次數最為頻繁。她就一直朝著路口的方向望啊望,望啊望……生怕錯過了什么。

 當我慢慢長大,初中、高中、大學,漸漸離家越來越遠。但我每一次走的時候都要朝著家的方向張望,因為我都知道,奶奶一定站在能夠看著我上車的地方同樣的望啊望,望啊望……

 而在爸爸媽媽外出工作的時候,每次爸爸媽媽過年歸家的時候。 奶奶也是這樣望啊望,望啊望……

 八九十年代的中國不富裕,農村更窘迫,我們家也窮。爸爸媽媽不得不跟隨潮流外出打工,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人們一般把我這種和隔輩親人一起生活的孩子叫做“留守兒童”。雖然我一直困惑為何當每次看到這個詞時會感覺悲慘,但是作為“留守兒童”的我絲毫也沒體驗到哪兒悲慘,回憶里都是溫情。

 我仍記得,每每農忙時,一接近飯點,我就喜歡站在家門口朝著奶奶干活兒的方向望啊望,望一會兒又進門,進門后沒等到又出門望啊望。當肚子餓得咕咕叫還沒望到那個熟悉的身影時,我便會凝聚真氣開啟獅吼功,直到奶奶回應了為止。當然啦,也有奶奶故意不理應的時候,每每如此,我都會樂此不疲的繼續嚎叫,而奶奶也會因為嫌我煩不理我然后嫌我煩而回應,這一招,屢試之不爽~

 而在我大一點念寄宿學校的時候在場鎮上,每一次奶奶上街都會路過我們學校。說是路過,其實是她饒了好幾個街道專門來看我。每一次她來的時候,背篼里總會背著各種我喜歡吃的零食,所以每逢趕集,課間休息的時候我都會站在教室門口的走廊上朝著校門口的位置望啊望,望啊望。我每次都能一眼從人群中找到她,這才不是因為心靈感應或者我視力好呢,而是奶奶每次都會穿著一件藍布衣服背著背篼,在人群中都顯得特別醒目。為此我特別喜歡奶奶花了10塊錢搶購的那兩件藍布衣服。怎么能那么好看吶!以至于有時候我會質疑如今我如此偏愛藍色的原因會不會就是這個。雖然那些事情已經久遠,但卻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豐厚記憶支撐著我單薄的如今,也同樣奠基了我的明天。

 歲月的年輪從不舍得停下它工作的步伐,我朝著奶奶方向的地方望啊望,一點一點地長大。奶奶也往我在的位置望啊望,一天一天地衰老。

 我明白,這種眺望,是愛。

 望啊望,愛呀愛~


1024你懂得的手机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