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你懂得的手机看片

新聞網logo

新聞網

一周熱點

更多
01
談孟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熱點交院

我終于成為一名小編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李燕汐 彭妍虹 洪文琪 田耀楠 閱讀:5745 發布:2017-11-20

李燕汐

找工作就像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在這期間你滿懷理想的投下一份份簡歷,又心懷憧憬的奔向一份份面試,然后一次次的面對失敗,再鼓起勇氣從頭再來。這是一場堅持理想的戰役,戰斗的過程很艱難,但你要堅持你最初的選擇。

大學時學習的專業是物流管理,但是在找工作時我信誓旦旦的跟每一個詢問我工作的人說:“我打死都不會做與原專業有關的任何工作?!边@其間沒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心心念念的希望能找一份與文字相關的工作。讓那些細小的喜歡,成為自己邁入社會安身立命之本。

大學時,時常以大齡文藝女青年自居,愛看書、愛旅行,對未來沒有什么規劃,看似瀟灑隨意實則彷徨不知所終。迷茫之際遇見了《耕讀交院》成為記者團的一份子,十分慶幸這次偶然的相遇。是這個欄目照亮了我的大學生活,喚醒了蟄伏在我心底的理想。是這個欄目讓我重新找回了自己的熱愛,是那群人讓我感受到大學生活的美好和有趣,是那一段經歷讓我堅定地要做一名文字工作者,毫不動搖。

我現在的職業是一名文字編輯,主要負責一些期刊論文的編輯。工作需要編輯的文章涉及的范圍十分廣,有些論文很專業、很難懂,只能虛心請教管理編輯,自己再回家加班,才能完成工作。說實話,這與我之前憧憬的文字工作很不一樣,我不能寫散文,不能寫故事,面對各類專業性很強的文章,只能查閱大量的資料文獻再進行編輯。工作之初很不適應,會不斷的否定自己、不斷的質疑自己的寫作能力,每當想要放棄的時候,我就會翻閱自己大學時寫的文章,想起那段單純寫作的日子,再從那些時光中找到堅持的力量。

每次跟朋友介紹完目前的工作后,大家總是會問我:“這是你想要的嗎?”我沒有脫口而出說:“不是”。我告訴他們:“人總要是先做自己必須要做的,才能做自己想做的?!?/span>

還記得在確定現在這個文字編輯的工作前,有朋友介紹我去一個物流公司做客服,那時已經為工作奔波數日,差點就為了眼前的生活將當初那些斬釘截鐵的話敲碎咽下。當時想著先生存,以后再往文字方向發展,但是自己內心清楚的知道,“以后”或許意味著遙遙無期。所幸,最后還是選擇了現在這份與文字有關的工作?,F在,工作了一段時間,那些專業論文看起來也沒有那么晦澀了,不加班的日子會堅持看書,堅持寫自己的小感悟,偶爾在自己的公眾號發表文章,文字貫穿了生活的始終,生活就變得很美好。

誰的大學不迷茫,畢業之際很多人都不知所措,茫然四顧不知要去向何處。我想,如果不是在那年深秋遇見《耕讀交院》,我也只能莽莽撞撞的在生活里闖蕩,不知道要輾轉多少份工作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以前,寫下一些句子發給朋友,他們很崇拜的跟我說:你一定要去做一個文藝小編?,F在,我終于成了一個文字小編。


彭妍虹

看書寫作好像是我二十年唯一堅持下來的事情,而我卻偏偏選擇了一個又土又木的專業。

大學期間跟同學朋友總是飯后笑談:天性愛拿筆,無奈雙手用來搬磚。這一點絲毫都不夸張,我原以為畢業后會在某一個設計院看圖紙的我,經過兩次校內實習才恍然大悟:在設計院朝九晚五看圖紙的不是我,在施工一線奔波的才會是我。于是,實習期的我,果斷用過去的文字經驗,應聘了金融行業的文字編輯。

這也算實現了自己小半個人生的小夢想,終于可以逃離修路架橋通隧道的宿命,可以坐在高樓大廈的辦公室里,可以每天組織語言、敲打鍵盤隨后發送文章推送到公眾號上。甚至可以在某個有陽光的午后,約上幾個工作伙伴,到新開的咖啡館坐著討論新的選題,儼然一副人生得意須盡歡的模樣。

編輯也分各行各業,土木行業出生的我跳轉到了金融圈之后多少有些水土不服。雖然我熱愛寫作,但二十年來我所謂的“寫作”無非是記錄生活。

實習的第一天,領導交給我的第一個任務是——統計數據,而我統計數據是為了兩天后要在公眾號上推送的一篇有關現金貸款的文章。本以為一切都得心應手的我,一天的時間悄然流逝后,我連一半數據都沒有統計完善。

在好不容易加班加點完善統計好的數據之后,我開始著手準備現金貸的文章推送。一千來字的內容是我嘔心瀝血的成果,在把稿子發到領導郵箱的那一刻我看見了光明,就像打完了一關闖關游戲,身心舒暢。而就在我喝水的功夫,領導已經把稿子的修改及補充意見重新發了過來,我的身心舒暢就這么“陣亡”了。

日子一如既往地過,工作還是平平淡淡地做,每天都在重復學習金融知識或者學習前輩寫過的文章。

后來的我被領導分配到了另一個選題小組中去,是一個關于“校園貸款”的新選題。在討論會上的時候,我的腦子里突然將新選題文章的結構思路理得非常清晰,生怕做過寫成一篇好文章的我當場就開始參與在她們熱烈的討論中,幾乎忘了周圍的世界,心里也不再記掛著閱讀量。當我將自己的想法說清楚之后,辦公室的三個小姐姐不約而同地鼓起了掌聲。

自發的掌聲出乎我的意料,我馬上又投入到了新選題的寫作中去,這一次的寫作似乎不如以前有負擔了,我明白或許是我漸漸融入這個圈子里。

我喜歡這份讓自己有不斷學習的動力的工作來追求更遠的美好未來,即使我只是一個小編,就算我還不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那一類小編,也還是要堅信:總有一天會成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小編。

洪文琪

我從小有許多的夢想,夢著夢著有的夢就醒了。

比如我那短暫卻又長久的文學夢??赡苁切r候生活在山林毓秀的鄉村,大自然賦予了我對世間一切的熱愛,讓我用文字去贊美這個世界。

已經想不起如何與文字結緣的了,但初中的時候,一天寫幾篇作文都不覺得累,只是覺得有文字的陪伴會讓我開心。那時候,我是立志要做作家的,朋友們到現在都記得我的夢想。

我是很愛看書的人,喜歡過韓寒,看過蕭紅,也讀過艾麗絲·門羅。初中的時候投稿成功,拿到了85塊錢的稿費,那是我第一次掙到錢也是我第一次覺得我好像可以通過文字拿到報酬養活自己。那一次的稿費,真的讓我堅定了以后要靠寫作來養活自己。這不是做夢,這是理想。雖然那85塊錢在我買了三本書之后,啥也不剩了。

高中的時候,我沒有明確自己想考什么大學,但已經明確了我一定要去學新聞專業或者中文專業。對,我很明確,我要靠文字,要靠這永遠不死的文字養活自己。

我一手創辦了校園文學社,把校報辦得有聲有色。校報刊名叫“蹤跡”,因為我想探尋文字生命的蹤跡,這是我的本心。那時候也跟許多熱愛文學的朋友一起熱血,一起青春,一起寫詩一起探討。那時候我就想,做個編輯也不錯。

雖然最后不能如愿,大學沒有考上本科,沒有讀新聞沒有讀中文。但,理想還在繼續。

喜愛文字的人終究會遇到一群同樣喜愛文字的人,然后發生美妙的碰撞。如同我與記者團的相遇,與耕讀交院的相遇。大學最好的體驗大概就是在一個如此優秀的團隊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吧,運營記者團微博,在耕讀交院上發表文章的經歷,都讓我堅定這樣一個信念:文學青年可以用文字養活自己,并且生活得很詩意。

因為有過微信、微博運營的經驗,我很快找到了一個自媒體的工作,雖然是當實習生,但真的能學到很多東西。畢業轉正之后有五險一金,工資足夠我在成都生活,每年有機會出國旅游,工資也可以讓我追求詩與遠方。更不錯的是工作時間靈活,也不用跟上班族擠地鐵上班。

我想,這是文字賦予給我的機遇吧,可以讓我做自己喜歡的職業。

田耀楠

我從未想過要做一名編輯,因為過去的幾年,我一直在為成為一名汽車設計師而瘋狂地努力。

促成我成為一名編輯的,緣于大學在學院新聞記者團工作時,與同學合作采寫的一篇《周林福:傾力打造全國一流汽運專業》的稿子,被現在就職單位采用并刊登,在宣傳部老師推薦就業時加分頗多。

這是我第一篇被社會刊物采用的稿件,畢業后,我所以很幸運的來到現在的單位工作。原本以為自己終于過上朝九晚五的生活,終于逃離學校,不用呆在封閉的教室里,不用再讀書。結果第一天工作,前輩讓我自擬題目,不受限制、自由發揮,寫一篇文章。經過幾十分鐘努力,美滋滋地拿著稿子給前輩看,結局一點也不意外,我的稿子被從頭吐槽到尾。從前輩的話語中,我明白,文章內容不只有時間、地點、人物、事件,還需要考慮受眾范圍、語言角度等問題。經過這次打擊,我深刻地了解到自己距離成為一名合格的編輯有多遠,作為一個完美主義者,內心的不甘不停地刺激著我的神經,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成為一名優秀的編輯。

當天晚上,我失眠了,不停在思考如何做好這份工作。從第二天開始,我著手開始看資料,然后寫,寫完再拿給前輩“吐槽”,然后再修改;中午兩個小時的午休時間抽出一個小時來看書;晚上吃完晚飯后,再回到辦公室寫稿,就連周末我也會再看看自己一周寫的稿件,反思優劣。時間在這樣瘋狂學習中流過,我不停地重復“寫,修改,寫,修改”的生活。

第三周,稿件第一次被采用。

第五周,稿件第一次被刊發。

第八周開始,前輩不再修改我的稿件,我開始獨立撰寫,并承擔部門稿件編輯的工作。

對于能夠很快進入工作狀態,我很慶幸。慶幸自己很早明白,學習不只是存在于教室,你需要讓它成為你的生活習慣,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行為。

文字蘊含了巨大的力量。而我們這種用筆桿子“吃飯”的人,一字一句所帶的影響也是巨大的。魯迅先生曾講“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和我有關”。進入互聯網時代,信息的傳播速度與范圍都成倍的增長,編輯的精神世界通過自己的稿件、以自己為起點向整個社會輻射,社會上的個體通過文字與你進行思想上的交匯,被你所影響。2016年的于歡案件,就是由于一篇文章引爆了社會輿論。作為一名編輯,需要深刻領悟自己身上的責任。

從學院畢業,從一名學生轉換成一名社會工作者,其中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在新聞記者團采訪寫稿件,這是愛好,而現在這是一份謀生的工作。工作是枯燥的,編輯更甚,因為你大部分時間會被稿件困擾,你需要不斷去打磨。狀態好的時候,腦袋里就像澆了“金坷垃”(一種化肥)似的,能夠很快寫出滿意的稿子。但是,大多數時候,就跟便秘一樣,很久才能憋出幾個字。曾經有一晚躺到半夜,突然靈光一閃,哇!想到怎么起筆了,于是馬上爬起來打開電腦,敲下自己剛剛想出來的一句話,離文章要求“請將字數控制在4000字”雖然很遠,盡管如此,至少那夜能欣喜地入睡了。

打開音樂播放器,顯示已經循環了35首歌曲,又是一篇“難產”文章,可是,溫暖的燈光下,時間在靜靜的思考中流淌,真美!


1024你懂得的手机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