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你懂得的手机看片

新聞網logo

新聞網

一周熱點

更多
01
談孟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耕讀交院

時間走了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逢七 閱讀:656 發布:2018-12-22

  時間一晃,已經過去了十九年。不知不覺,又快過年了。今年,我沒有和往年一樣,早早地回到家里。

   小時候,放了寒假,我可以在家里包些餃子,把他們蒸或煮了,等著干完農活的父母,還有爺爺回來一起吃。有些時候,我也不包餃子,而是弄些其他稀奇古怪的東西。我總要多做一點,把多的分給老院周圍的朋友。

做好以后我就坐在灶房口,望著她們回來。

那些年沒有多少機會吃肉,唯有過年的時候才可以好生打打牙祭。哪怕年前就早早備好的香腸臘肉,也不能煮了吃,要省著直到除夕才能煮,這樣的話翻了年就還有香腸臘肉,前一年過了,翻了年還有多余的,這樣才能年年有余,是個吉利兆頭,意味著這一年里家人都不會餓肚子。

作為窮孩子的我,是懂這個道理的,因此年前不敢隨便動用多余的肉,生怕第二年一家人都餓了肚子,那我的罪過就大了。

除夕前一天的晚上,我愛坐在老院里,看著天上似有似無的月亮。一大家子人都快回來了,姐姐要回來,奶奶要回來,還有小叔,姑姑和姑爹,好多的人。嗯,明天早上要早些起床,姐姐可能會騎自行車回來,也可能坐公車,姑爹肯定騎著他的摩托載著姑姑一起回來,小叔和奶奶估計會回來的晚一些,過年了有好多人都要回家,路上肯定很堵,快到家時他們肯定會打電話的。我可不能睡懶覺。

這時,廚房的燈一定亮著,爺爺還在廚房里為他的事做準備,已忙活了許久。

除夕,天蒙蒙亮,天這頭才露出點光,那頭月亮還沒下去。我迷迷糊糊的醒來,便聞到了嗆人的蜂窩煤燃燒的味道,那是爺爺在做屬于他的事——地地道道的甜燒白。爺爺平常做的菜總帶著缺陷,紅油菜煮好,不加鹽;厚皮菜燉肉煮,只是加多了鹽,太咸了……只有爺爺做的甜燒白,我始終覺得是味道最好的,夾雜著幾十年情感的東西,確實很好、很豐富。

一大早,我就站在家門口望著,有時走到家門外的馬路上,我朝馬路的兩頭望了許久。我在那里望著,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眼眸中,不眨眼仔細去瞧,繼而特興奮地喊了聲:“姐!”手向她揮著,聲音總是很大,爺爺在家里都能聽見,然后從灶房出來站在院兒里,手里或許還拿著菜……

那時的記憶還是滴滴點點銘刻于心。

過了十二年,家搬去了新院,老院也慢慢荒廢,附近的鄰居也隔得遠了些,之后,鄰居也搬走了。以前,鼻子一聞,就能知道鄰居有沒開葷,瞧瞧四處的煙囪,就知道是哪家了。不過,我不好意思去蹭飯,媽說,那太丟人了,會被人瞧不起?,F在,聞不到炒菜的肉香了,哪怕再在老院駐足,也是聞不到的,早被風從老院吹到了另一個地方,不知所蹤。

近些年,一大家子人都在新院里過年,雖說都回來了,爺爺的甜燒白還是有的,不過大家團圓的時間變得飄忽不定,要么年前,要么年后,不再像在老院時那么有規律。再也沒有時間能彌補那種十幾年來的規律。

昨年,放假遲了些,那是我高中的最后一個寒假。剛放假那會兒,距離除夕還有七八天?;氐郊?,爺爺還在忙著地里的活兒,時不時歇口氣兒,之后朝手掌心呸了兩下,又繼續拿起鋤頭干活?;氐郊?,閑著沒事做,我做了些吃的,等爺爺回家一起吃。吃過后,還剩下不少。周圍早沒有鄰居了,不知道剩下的該分給誰,其實誰也分不了。多余的還是留著下次吃吧。

昨年除夕時,一家人還沒回來,有的外出旅游,有的還在加班,有的……新院里只剩下我和爺爺兩人在家里望著,一會兒望著遠方的云,看它變來變去,卻沒變出個熟悉的人來,一會兒望著近處半掩著的大鐵門,等著它被推開的那一刻。

而現在,馬上就要過年了,我還沒回家,沒出去玩兒,在為了自己的未來打拼。

時間走了,悄悄的,留下了一大堆東西,等著我們去揀。

但我想當大鐵門推開的那一刻,我們一家人還是團聚在新院里,吃著爺爺做的甜燒白……


1024你懂得的手机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