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你懂得的手机看片

新聞網logo

新聞網

一周熱點

更多
01
談孟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耕讀交院

夜雨(一)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筆者:鄔先然 閱讀:542 發布:2018-12-30

窗欞敲著的雨“劈里啪啦”越來越大,已經是深夜了。這一條巷子直到盡頭也沒有種上一棵樹,街道上貼著的大字報被年歲一層一層沖刷到字跡不清,沿街的墻上涂滿紅底黃字的“毛主席萬歲”。巷子盡頭的那棟二層小樓是蘇音和她母親住的地方??赡苁亲〉臅r間太長,墨綠色的窗框上已銹跡斑斑。

蘇音聽見外面雨聲越來越大,起身走到母親的房間,將窗戶拉好扣上鎖,夏天的晚上要涼一點,給母親蓋好被子,她走到外面的飯桌邊給自己倒上一杯水,坐下來,白天的事情她沒有告訴母親,她知道即使說出來母親也不會說什么支持她的話。黑夜中蘇音神情莫測,只能隱約看到緊緊抿起的嘴唇。

蘇音今年17歲,一直夢想著成為鋼琴演奏家,從她記事起,家里就有一架鋼琴。父親偶爾會彈給母親聽,她唯一問過的兩首是德沃夏克的《詼諧曲》還有巴赫的《平均律》雖然這些她都聽不懂,唯一可以明白的就是《梁?!?,梁祝的調更適合小提琴,但是父親彈出的韻味也能深深感染自己。聽久了,便蹭到父親面前學,從那時候起對鋼琴就有了深厚的情愫。父親是大戶人家的少爺,從小學的就多,一身儒雅之氣,對自己的女兒更是溫柔,蘇音那時候對于父親還是崇拜和喜愛的,且遠遠超過母親。

但是這一切在蘇音十歲那年發生了改變。有天她從學校下學回家,房子里亂七八糟,留聲機、鋼琴全都被砸碎,母親正在收拾,頭發披散著沒有半點整潔。她在門口站著,母親一句話也沒說,那以后她再也沒見過父親,等到大了一些她才知道那天早晨父親就以走資派的名頭被紅衛兵帶走接受批斗并進行勞動改造。

蘇音的母親在衛生所工作并沒有受到影響,蘇音還是上學,只是每過段時間家里都會來人,都和蘇音差不多年紀,每個人都客客氣氣的樣子,還帶著紅袖章,每說一句話結尾都隆重的帶一句“毛主席萬歲”。母親把自己塞進房間,自己出門應對,一待就要好久。

每一次趴在門口看著外面母親低頭小心翼翼地模樣,蘇音便對自己已經映像模糊的父親多一絲惱意。前幾天她見母親在寫檢討書,一時怒不可遏,跑過去一把將紙扯過撕成兩半,“為什么他自己是走資派,不公平卻要強加在我們身上,每個月都要寫各種檢討報告,接近7年的時間,我在學校得不到老師的認同,都是因為那個男人,憑什么……”話還沒說完,母親的耳光就扇在了臉上,另一只手抖得厲害,指著蘇音卻一句話說不出。

今夜的雨好像格外大些,足夠把人的心思敲碎了。父親離開后一切歸于平靜,可又像是剛剛開始另一種新的生活……

今天白天的時候,蘇音和同學們在準備晚會節目,因為有上面的領導會來老師顯得格外重視彩排了一遍又一遍,在老師又一次重新彩排時,老師把蘇音單獨拉下去,“蘇音啊……你那個琴彈得還有幾處錯誤,我們都快表演了,也來不及,所以臨時找了一個在學鋼琴的人做為主彈奏人”

然后那個扎著馬尾辮和她穿著同樣演出服的姑娘被另一個老師拉到她面前。

“老師,我能再改改的,我這半個月都有到琴行練的,你給我個機會好嗎?”蘇音隱隱感覺到了老師換人的真正原因,但她不敢多想,只是哀求著。

“嗯……這還怎么練好?還有4天就要演出了,而且這位同學家里有鋼琴,你在琴行能讓你練多久?不是老師不想,這……這是為大局考慮的!”老師還是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袄蠋?,我們家的琴不是已經被……”已經被砸了,說是走資物品不允許留下,更不許彈。這句話蘇音不敢說,怕又讓老師想起來一些事,更加堅決自己的態度。

蘇音求了半天,老師也沒有答應。最后還是將新到的那個女生換上,蘇音一個人落寞地躲在后臺換下了演出服,“哎,要不是蘇音她爸是……,也不會不用她?!笔莿偛爬蠋煹穆曇?,“晚會要來的領導很重要,總不能用有這樣背景成分的人做為表演者吧?!碧K音聽見她們的對話,想去爭論,可準備轉身的時候,又停下來。她能去爭論什么?不是那個人的女兒,還是斷絕關系?這個鐵一樣的事實她還可以去爭辯什么?

走資派,所有人都在給自己的身上加這個無法拿去的標簽,從入校到現在她一直都在幾個字的夾縫中活著,可她們知道嗎自己為了這個晚會,每天要彈上好久的鋼琴,明明就只有幾天了,卻要突然換人。她的鋼琴夢,又一次敗給了那三個字,因為父親而燃起的音樂夢,也又因為父親消逝在了沉默中,她想哭訴她的無奈,可她卻無言聲辯,哭著跑出去的時候,舞臺那斷斷續續的鋼琴聲還在耳后……

蘇音捧著杯子里的水,愣愣地看著,面無生氣。

也不知坐了多久,門外把手處的聲音,打斷了蘇音的思緒。她警惕地拿起桌上的水瓶,一步一步往門口挪,側著頭仔細去聽,那個聲音沒有停甚至在嘗試開門。蘇音很害怕對著門就把水瓶砸了過去,水瓶敲到門,“嘭”碎了一地,熱水全倒在地上,那人顯然也被嚇著了,停了下來,但是未曾聽見那人離開,門后傳來低沉沙啞的聲音“是我······”

蘇音的母親聽到聲,從房間跑出來,把蘇音拽過來藏在身后,對著的門問“你……是誰?”蘇音死死的盯著那扇門,“是······”,蘇音的母親聽見聲音,身形僵硬,拽著自己的手突然開始顫抖起來,喉嚨哽咽著發不出一點聲音……


1024你懂得的手机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