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你懂得的手机看片

新聞網logo

新聞網

一周熱點

更多
01
談孟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耕讀交院

為你留在故鄉里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筆者:高亞軍 閱讀:556 發布:2019-03-08

“賀素素,你信不信老子休了你!”

“誰休了我?”

“老子!”

“老子怎樣?”

“……老子愛你……”

青山腳下,一座二層老洋樓突兀地佇立在一片竹林側,屋外有一個小院子,院子里種著一顆棕樹,已經長到了一樓與二樓之間,它的歲數跟樓房一般大。

屋內的郝建業依舊沒有熬過賀素素的靈魂三問,第二問就敗下陣來。

老兩口已經年過半百,在奔六旬的路上都已經走了好幾年,卻始終堅持著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分手離婚說了無數次,生活倒也過得有滋有味。

“賀素素呀賀素素……”郝建業一邊嘟囔著一邊朝門外走去,路過竹林,思緒萬千,曾經的一片荒地,現在已經草木叢生。

賀素素和郝建業相距十萬八千米,整整一座山隔著卻能走到一起,多虧了媒婆對郝建業的包裝,才讓老郝家把老賀家唯一一個女兒娶了過來。

郝建業是個有志氣的,他會許多傳統手藝,但是在更為傳統的農村是走不下去的,一天夜里,他和賀素素嚴肅的說:“素素,我去外面闖闖吧?!?/span>

“你去了就別回來了,是不是想撇下我跑了?”簡單粗暴是賀素素的一貫風格。

郝建業:“不是,隔壁……”

賀素素:“你信不信我嫁到隔壁去?”

還沒有問到第三個問題,郝建業一口氣把一肚子宏圖偉業憋了回去。

這條路走不通,郝建業便只能轉換方向。

“素素,我老丈人是干什么的來著?”

“你不知道?信不信打你?”

“我去學獸醫怎么樣?也算是替你繼承了老丈人的手藝?!?/span>

“好啊?!辟R素素嘴上回答得云淡風輕,心里卻樂開了花,眼前的這個男人愿意為了她留下來,就不枉費她大老遠嫁到了他老郝家。

那個時候的賀素素看起來弱不禁風,干起農活來卻是一把好手,郝建業怕累著賀素素,總是主動替他分擔。后來倆人商量著開了一個小賣部,賀素素經營小賣部,郝建業當獸醫,八九年之后郝建業的錢包漸漸鼓了起來。

郝建業埋藏在心中的一個想法再次浮了上來,又是一天夜里,郝建業對賀素素敞開了心扉。

“素素,我想出去闖闖!”

“現在這樣不好嗎?”

“現在挺好,但是我想給你們更好的生活?!?/span>

“......等兒子生下來再走吧?!?/span>

這時候的賀素素已經懷上了第二胎,頭一胎是個女兒,生的時候郝建業在旁邊,現在這個也快生了,郝建業當然也要在旁邊。

但誰都沒有想到,賀素素這一胎揣了快十一個月,還沒有要出來的意思,郝建業怕揣久了對大人小孩兒都不好,沒有辦法,只能送賀素素去醫院剖腹產,這一下居然出了問題,賀素素丟了個腎。郝建業不知道具體是怎么了,只知道醫生給她做手術的時候,自己緊張兮兮地守在手術室外,生怕賀素素丟了命,好在老天疼惜苦命人,后來沒有再出岔子。

賀素素生了兒子之后自己覺得沒什么大事了,就想起之前郝建業說的要出去闖闖的話來了。

“建業,要不你出去闖闖吧,老大不小了都,我看隔壁的老王出去混得挺好的?!?/span>

“我怕你嫁到隔壁去?!?/span>

“不跟你開玩笑,我放你走?!?/span>

“不走了,老大不小了,還是守著故鄉?!笔刂?。

“沒出息!”

郝建業笑而不語,打著背手走出了門,賀素素手術之后,明顯精神不如以前,她幾次試圖干一些重活,最后都栽倒在地上,從此郝建業不準賀素素再碰累活苦活,她為郝家生了一兒一女,挨了兩刀,還掉了一個腎,他可不能拋下她出去闖蕩。

有些道理郝建業心里明白,但是一想到自己作為一個男人,窩在一個犄角旮旯的小山村里,與外界隔絕了起來,多少還是有些憋屈,于是郝建業沾上了賭癮,這能讓他心里快活些。

剛開始的時候賀素素看到他賭就會大罵,郝建業挨罵后就會停下,過兩天繼續我行我素,賀素素就自認為自己手術過后沒什么話語權了,對郝建業放而不管,后來偶爾勸告兩句還會得到郝建業暴躁的回應。

“建業,你少抽點煙,對身體不好?!?/span>

“你懂個球!”

“建業,你少喝點酒,對身體不好?!?/span>

“你懂個球!”

“建業,你少打點麻將,少輸點錢?!?/span>

“你個烏鴉嘴!”

輸得灰頭土臉的郝建業深夜回到家總能喝到賀素素的一碗熱粥,粥可熱,賀素素的心卻格外涼。

建樹小賣部的門口有一顆很大的銀杏樹,夏天的時候茂密的銀杏葉覆蓋著整個小賣部,門前的三兩個凳子總是座無虛席,還有人蹲著嘮家常,樹影之下,一切的吵雜聲都成了輕言細語,小賣部門前的銀杏樹下,成了村民們各種八卦新聞的前沿資訊站。

但現在銀杏樹下站著的是郝建業和賀素素,空氣中充滿了殺氣,方圓幾里,寸草不生,小賣部門前格外蕭條,氣氛營造得相當好。

“郝建業,我不說我不管不代表我喜歡,你說你喜歡賭,沒問題你去賭,我不指望你干活了,你自己尋個開心你就去,但是我開我的小賣部養活我的一家人,你為什么要把它賭出去!我以后做什么!我們一家人以后該怎么辦!你去喝西北風,那老娘的孩子也要跟著你去喝西北風嗎!你的志氣是被狗吃了嗎!”賀素素積累了幾年的怨氣一股子爆發了出來,聲音響徹桐棉村,眼淚也不爭氣地流了下來,這是嫁到郝家以來,賀素素第一次哭得這么正兒八經。

“素素......”郝建業低沉著頭,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是他對不起這個女人,這個他說要照顧好的女人。

“是我錯了!我做了手術不能干重活,連累了你也困在家里,我對不起你!”賀素素雖然還是含著怒氣,可言語間開始埋怨自己了。

“賀素素,你不要自作多情啊,我留下來是因為我愿意,跟你無關!”

“好啊你,你那一屁股債自己去還!”

……

但最終賀素素沒有讓郝建業自己還債,還是賣了小賣部。

郝建業做為男人,怎么能接受自己媳婦的“養活”,于是痛定思痛,重新拾起了自己的手藝,他只想讓她真的過上好日子。

重新振作起來的他,再加上賀素素這些年的經營,兩口子很快存了一大筆錢,他們建起了遠近好幾個村的第一座二層樓房。

新家的建立似乎為兩個人的婚姻打了一支鎮定劑,郝建業不知道從哪里學來了一句讓賀素素每次聽到都會起雞皮疙瘩的“我愛你”。

后來的日子兩口子偶爾也會吵鬧,但總是以郝建業一句“我愛你”結束,說的次數多,郝建業卻說不煩,賀素素也愿意聽。

郝建業不再像往年那么不懂事,反而想清楚了許多事,兩個人過日子,可以吵可以鬧,但一定要相互理解,并且以家庭為重,這一點賀素素一直做得很好,他做得很渾。

“郝建業,你出去闖闖吧?!?/span>

“你個敗家娘們,我今年五十來歲了,出去闖個頭啊?!?/span>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賀素素的笑聲能驚起林中鳥。

“賀素素,中午煮的什么?”

“苦瓜炒肉片!”

“我吃了五天了,你會不會炒點其他菜?”

“不吃拉倒!”

“吃?!?/span>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賀素素的笑聲能傳到村子頭。

郝建業拉回思緒,從外頭晃晃悠悠地回到了家,他知道,賀素素鐵定會準備好一碗熱粥等他。

有的人終其一生為了一個信仰不懈追逐,有的人自始至終為了一個承諾,在默默守護……


1024你懂得的手机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