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fn id="hlflp"><del id="hlflp"><button id="hlflp"></button></del></dfn>
  • <button id="hlflp"></button>

    <th id="hlflp"></th>

    <strike id="hlflp"></strike>
  • <dd id="hlflp"><td id="hlflp"><em id="hlflp"></em></td></dd><ins id="hlflp"></ins>
  • 新聞網logo

    新聞網

    一周熱點

    更多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耕讀交院

    哥哥,哥哥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微露 閱讀:708 發布:2019-09-15

    我是一個沒讀多少書的普通農婦,農村的生活很苦,苦到現在我明白了兩件事:


    愛你的時候我不是陳漣漪,不是。


    你愛上的,不論是燈紅酒綠的城市還是斯斯文文的女人,我都比不上。我只會有更粗糲的后半生。

     

    第一次見你時,我正在追著看一只綠螞蚱,從青苔愈厚的石板路上一直跟到了一棵樹下。你就站在那棵樹底下,哥哥,我記得很清楚:柿子樹,綠螞蚱。

     

    你就站在那里對著我笑,像是太陽底下點燃的一支蠟燭,在微風里蕩漾,誘惑著我。太陽底下的蠟燭其實不算光明,但是對我來說,就像是一件禮物,仿佛執著它,多深的黑暗也不會迷路。

     

    兩個寂寞的靈魂走到一起,并不算難,不過我們好像還要更快些,我了解,我們急于汲取彼此養分的心情,所以我搬去了和你一起住。

     

    去的那天我歡歡喜喜,我只帶上了平日里最常背的背簍和阿福。阿福是只狗,是我在田埂上躺著偷懶的時候撿到的。

     

    除了這兩樣東西我家里也沒別的了,床褥子我也沒帶,我想你那里肯定會為我準備好軟軟綿綿的新褥子,就算沒有,我也可以和你蓋一張褥子。反正我們是睡在一張床上。

     

    我背對著我那個破房子走向你,看布谷鳥低懸,天空把所有鳥的叫聲都當成禮物,我感覺自己被天空裹得越來越緊,但我仍舊可以騰出心靠左邊的位置愛你。

     

    我生在農村,身體殘疾,但是卻得到了珍貴的愛情,我覺得我比許多人都幸運。我之前一直這樣堅信著。

     

    你去北京之前給我做了一頓飯,我邊吃邊掉眼淚。你坐在我對面,沒有看我,也沒有說話,我就知道我失敗了。徹徹底底敗給了你。

     

    哥哥,你不記得了,在一個雨夜里,在我對你說過“這個世界我們都是異鄉人”之后。你悄悄地湊近,對我耳語:

    我們能合成一個故鄉么?

    你不記得了。

     

    后面的日子里,我聽同你一樣在北京的阿樂說過,你在那個城市過的萬事自在,我便不可抑制的產生去北京看看的想法。我想,我總得想辦法見哥哥一面。

     

    我想告訴哥哥一些事情,比如村子里最照顧我的劉阿婆死了,她下葬的那天下午,一群人抬著棺材經過,他們把云朵扯下來,撒的到處都是。劉阿婆死了以后,村子里那些裹著綠葉出生的人,和卸下秋風死去的人,就再也沒有人對我釋放善意了。

     

    到北京的時候,已經過了晚上十點,風大了一些,我出賓館,朝一個方向走,在十字路口我停下來。我感受到了,現在的我是危險的,一場雪從我的體內開始,很快鋪滿這個荒原。霓虹、汽車、人行天橋,不能讓我歡暢,但是我愛這在北京滋生的憂郁,貼近心臟而且明亮。這時候我明白,我所執的情懷多么不值一提,卑微又疼痛。

     

    哥哥,我在北京呆了兩個多月,我沒有找到你,索性也就不想見你了,我定好了日子,只身一人回鄉,一半的路走水路,一半走山路。水從草間滾落于秋,就沒有遠方了。

     

    回去之后我搬回了我的那間破房子。但是晚上我總覺得太靜了,靜的我在風里打滾的心都摒住了聲響,沒了呼吸,慌慌張張的。

     

    窗外的鳥叫聲有些難聽,我下午的時候倒是聽見了一聲好聽的鳥鳴。聲音清脆透亮,輕而易舉地就穿過了我那扇破碎的玻璃窗,落入我的耳中時也還是透亮,沒有因為走過了這許多路程而變得渾濁。

     

    才不像這群麻雀,總像嗓子咳血似的,不時發出一聲短而低烈的聲音,聽得我也跟著一陣憋悶。

     

    其實我是躺在自己床上有些想你了。我蠻橫任性,胡鬧不講理,哥哥,這些我都知道,我沒有要成為哥哥心目中最好的人,我只是希望,當你想起我這種人的時候,你第一個和最后一個想到的人,是我。

     

    我依然還愛你,但是我們之間橫著無法跨越的鴻溝,還有一整個北京。我們之間以前還是挨著的,如今卻遠到我都看不清你的臉了。

     

    在北京的那兩個月里,我為了賺錢留在那個城市里,白天幫別人打掃衛生,晚上回到那個陰冷潮濕的小賓館的時候,就寫一些東西。哥哥,雖然我身體有病,但我干慣了農活,也沒有感到有多累,只是我還是沒有愛上北京,它太繁華了,和我破敗的心格格不入。

     

    哥哥,哥哥,我會在橫店村等你,但是我希望你就呆在北京,不要回來了。八萬里河山陽光涌動,要經歷的都經歷過了。我見過了光明,我也可以繼續忍受黑暗。

    作者:微露  

    責編:周亞玲

    審核:劉霞  


    免费高清seyeye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