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fn id="hlflp"><del id="hlflp"><button id="hlflp"></button></del></dfn>
  • <button id="hlflp"></button>

    <th id="hlflp"></th>

    <strike id="hlflp"></strike>
  • <dd id="hlflp"><td id="hlflp"><em id="hlflp"></em></td></dd><ins id="hlflp"></ins>
  • 新聞網logo

    新聞網

    一周熱點

    更多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耕讀交院

    九月生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陸十三 閱讀:759 發布:2019-09-29

    三月向陽的花死了,萎在了九月的枝頭,梢上沒有半點顏色,藤邊是讓人生畏的黑,恰好初生遇上霜鬢就白了發梢。

     

    人間九月,未逢煙雨。

     

    “向陽,向陽!”思緒被一聲驚喊聲打斷,因聲音太過于尖銳,我提著禮品的手都跟著顫抖了一下,轉頭望去。

     

    隨后手上就傳來溫度,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抓著我。我驚了一跳,下意識的朝她看去,還來不及看清她的長相,后面跑來兩個看護人員就拉住了那女人試圖讓她停止動作,還一個勁的給我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嚇到您了,是我們沒有看管好她?!?/span>

     

    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女人已經被看護人員帶走了,但她的頭一直往回看,我清楚的感受到了她炙熱的目光。就好像在深淵里燃起了光,如同那一個名字,向著陽。

     

    不多會,程沉從一旁走來叫了我一聲,“秦生,你來了,好久不見??!”我轉頭看見熟悉的臉龐,程沉是我大學同學,現在畢業兩年了第一次見面,大學那會寢室屬我們關系最好。

     

    褪去了青澀,我們都成熟了,再也不是坐在寢室里吃喝玩樂的人。

     

    “嗯,來這是給你帶的?!蔽覍⑹种辛嘀奶禺a遞給他。也不算是特意來看他,只是因為工作出差剛好來這里,順便看看他,總不能空手來。

     

    “走,去我辦公室,好好聊聊,好久沒聯系,以為你都要忘了我了?!背坛两舆^之后就拉著我去了一旁的大樓里。

     

    程沉現就于煙城的一家精神病院,就是目前這家在城里數一數二的,擔任這里的院長,雖然這職業聽起來不那么光彩,但是像他這么年輕的院長卻還是少見,年紀輕輕,一院之長。

     

    我們寒暄了許久,他說起他畢業之后的事,好的壞的悲的喜的……直到窗子外的光都暗了,這兩年儲存了太多的故事,絕不是一杯茶一個下午能夠填完的。

     

    我和程沉的敘舊被饑餓打斷了,不知不覺到了傍晚,我們打算一起出去吃點什么。

     

    城市無非就是車水馬龍,霓虹閃爍,但這煙城有個特別,就是黎明和傍晚那會,天是霧蒙蒙的,像蒙了層煙,薄薄的,好像一吹就散了。

     

    這煙籠著城,明里暗里,恍恍惚惚。連路邊的樹上枝頭都饒了一圈輪廓,開始不分明了。

     

    “你們這九月還挺冷啊”,我跟他閑談道。

     

    “九月還挺冷?……噢,你說月份是吧,我還以為你認識她呢”程沉從疑惑到想通就十幾秒。

     

    “那不然呢?”對他的回答我感到莫名其妙,但心想到煙城靠北一點,冷一點也正常,只是對他這沒頭緒的反應有些不理解,九月不就是月份嗎。

     

    “哎,九月啊,我們那有個病人她名字就叫九月,她精神真的不太好,很讓人頭疼,所以剛剛下意識的以為你說她呢?但是也不可能,你又不認識她?!背坛撩^尷尬笑著說,解釋了他的這沒頭緒。

     

    “噢?!蔽业恍?,我也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畢竟我對這些病歷病史一竅不通。但是我想起了今天見到的那個女人。

     

    “哎真的悲慘,九月天天念叨著她男朋友叫什么向陽的,從早到晚嘴里念叨不停,你說這男人什么玩意,把一好好的姑娘搞成這樣,這姑娘來了兩三年了,就沒好轉過...哎...”說著程沉開始嘆息。

     

    向陽,向陽而行,這么明亮的名字。

     

    ……

    煙城美麗,但九月不美麗。

     

    第二天,我照常來程沉這里,工作上的事了結了,大概明天就要離開了,和程沉的再相遇不知何時,所以再來見見他。

     

    我是踏著黎明來的,趕上一縷縷薄煙,圖個悠閑,畢竟工作這么一兩年,作息遠不比大學肆意,況且這煙城的九月還有點冷,一大早就把人喚醒了,不過,想到九月,我停頓了下。

     

    到程沉那里的時候,醫護人員告訴我說院長臨時出去辦事了,要晚點回來,讓秦先生先等會。聽到這我是氣憤的,想這小子害我撲了個空居然還讓我在這干等著,不過總不能一走了之,畢竟明天就要走了。

     

    閑來無事,我就在院里閑走著,雖然這天氣降溫但地面上依舊草色一片,綠色席卷一地,還伴著秋日里的細霜,晶瑩透光。往右看去,那邊有一座湖,湖面泛著煙氣,再加上這會兒黎明,好像有種仙氣騰騰的感覺。我一時興趣就往湖邊走了去。

     

    剛到那里,身后就傳來了聲音,在記憶里,這聲音是出現過的。

     

    我轉過身,幾座大樓就立在周邊,白色的樓頂就映在藍天里和薄煙融為一體帶著模糊,再往下,是一張洋溢著幸福的小臉的姑娘朝我而來,嘴里一動一動“向陽!向陽!你來啦!”

     

    是她,她就是程沉口中的九月。

     

    這大概是第一次看清她的長相,昨天的她披頭散發遮住了整張臉,亂糟糟的,真的像極了精神病院的瘋女人,現在她倒是青春四溢,可能是因為跑的急的緣故雙頰泛紅,扎起來的馬尾零零碎碎的散了些,像個十七八歲的少女。

     

    “向陽!”她站在我面前,很近,近到我看到她喊出向陽二字時眼里閃光泛淚,那絕不是悲傷,是喜悅占據了眼眶溢了出來,還帶著溫度,讓這九月的煙城變得溫暖。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她不像昨天那么瘋狂,一上來就抓住我,而是那樣靜靜的站著,盯著我。

     

    “昨天見到我是不是嚇壞你了,肯定都認不出來了吧,我知道你今天一定會來,所以我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凈凈和以前無異,你看好看嗎?”九月露出潔白的牙齒在唇角勾出笑容,我發覺她很好看,可能她向著陽光,我背陽,所以黎明后升起的光芒都映在她身上,真是應了那句話,眼里有太陽。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會來?”看她這樣也不過二十出頭,卻和精神病扯上了干系,她的眼里有太陽,可和向陽沒有干系。

     

    “因為我昨晚做了個夢,夢見你說想我了,今天一定要來看我!”她是個精神疾病的患者,但說的話卻那么正常,說著,九月就拉著我的袖子順著湖邊走了起來,她個頭很小,也就剛好到我肩膀。

     

    從這個角度看下去,她小巧的很。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態我沒有拒絕她,任由她拉著我走了起來,可能是因為我覺得除了向陽二字以外,她好像并沒有大礙,也或許我真的想知道后面她會怎么樣。

     

    “向陽,你這么久不來找我,是不是忘了九月啊,你都不知道這兩年我過得一點都不好,那些白衣服的人天天拉著我,跟看犯人一樣,我去哪里她們就到哪里,剛剛啊我是趁她們不注意才跑了出來?!?/span>

     

    “我每天啊,就被她們帶來帶去的,還逼我吃什么藥,我跟她們說我沒有病我很好,可她們不信非要我吃,但是好在她們跑不過我!”我看見她微揚起頭,唇邊帶著沾沾自喜的笑意。

     

    “天天在這里我沒病都要有病了,她們不讓我出去說外面危險,我就天天在這里盼啊盼啊就等著你來找我,幸好你真的來了,要不然你就真的很難再見到九月了!”

     

    “嗯你可能是在生我的氣,不愿意來見我,以前呢無論怎么樣你都會跟我道歉會找我,想必那天我真的傷到你了,你好像再也沒來找過我,那我跟你道歉,當初是我任性我倔強,你不要生氣,以后還要來找我?!?/span>

     

    “.....”

     

    “啊對了,你看左邊的那棟樓,一二三...六樓那里從左往右數第九個窗戶就是我的屋子,你下次來了就可以直接到那里找我?!本旁聯P起臉說著。

     

    我細細聽著她的一切,心里是悲哀的,我不知要如何回話,只能看著她講,她是個精神病人,亦或不是。而我,大概是相似于那個叫向陽的人,可我不向陽。

     

    這時,走來兩個醫護人員,上前來說:“秦先生,對不起真的很抱歉,我們一定好好看管她?!闭f著和昨天一樣的話,拉著九月就要走,動作看起來很嫻熟,想必這樣已經很多次了。我心生憐憫,想要上前??晌也皇窍蜿?,我是秦生。

     

    “向陽,記得來找我,六樓從左到右的第九個窗戶啊,向陽,我會等你的!”九月的眼里開始泛淚,是不舍,是不想,更多是期盼。

     

    我會再來找她嗎?我也不知道。

     

    -

    時過很久,翻開日歷又步入了九月,才想起離開煙城已經一年多了。

     

    在和程沉的一次通話中,程沉告訴我,九月在我走后變得很聽話,醫護人員說什么她都聽,也不念叨著那個叫向陽的人了,每天把自己收拾的好好的,像平常人一樣,有空了基本就去那個院里的湖邊走一走。

     

    過了半年之后,他發現九月精神狀況好多了,九月告訴程沉,向陽姓陸,是她的男朋友,有一次因為九月的任性陸向陽出車禍離世了,她自己心里過不了這個坎兒,慢慢變得不正常,再后來她一直念著向陽,想見他一面跟他道歉,其實她潛意識里知道這不可能了,但是神奇般的她說自己在一個黎明以后見到了陸向陽,那時候九月正好,向陽背陽。

     

    我一直記著,九月的笑容是和煙城的藍天映在一起的。

    作者:陸十三

    責編:周亞玲

    審核:劉霞  

    免费高清seyeye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