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fn id="hlflp"><del id="hlflp"><button id="hlflp"></button></del></dfn>
  • <button id="hlflp"></button>

    <th id="hlflp"></th>

    <strike id="hlflp"></strike>
  • <dd id="hlflp"><td id="hlflp"><em id="hlflp"></em></td></dd><ins id="hlflp"></ins>
  • 新聞網logo

    新聞網

    一周熱點

    更多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耕讀交院

    為國登頂,寸土不讓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高亞軍 閱讀:786 發布:2019-10-12

      

    我們懷揣著一個什么樣的心情去做一件事情,就會有什么樣的體驗感,從而得出對應的五花八門的各種言論。

    去看《攀登者》之前,我沒有做任何功課,沒有去了解中國第一次登頂珠峰的那段歷史,沒有去審核導演的履歷,唯一做過的準備工作大概就是百度了一下演員陣容,有好幾位都是我喜歡的演員,我覺得應該會挺好看的。

    《攀登者》的宣傳片來得挺早的,我被那一句“為國登頂,寸土不讓”吸引,便想著一定要去看這部電影。托朋友的福,我乘上了點映的快車。

    到了點映現場,我幾乎不可抑制地興奮起來,幸運的我,不但能提前看到期待已久的電影,還能見到喜歡了好幾年的吳京本人!

    19點45分電影開播,我提前十幾分鐘找到了座位,看著屏幕左上方顯示的“虹膜觀影團”,我猛然想起,觀影團好像不比平??措娪?,那些前排帶節奏,甚至影響著票房的點評就是出自于點映的觀影團。雖然我不會,也自知沒有那個能力去帶節奏,不過對于影片的歷史背景一無所知,還是顯得我太過業余。

    于是我打開瀏覽器,輸入“中國登山隊第一次登頂珠峰”,片刻之后彈出“您的網絡開小差了,請嘗試刷新頁面”。

    那一刻我反而釋然,冥冥之中已經注定我是位業余選手,我調整好心態,做足了即將被撲面而來的未知畫面侵染的決心。

    全程下來,我忘記我笑了多少次,我只清楚的記得我兩次熱淚盈眶。當悲傷渲染到了極致的時候我沒有多大的反應,我始終是心存敬畏的,這種敬畏只有遇到飄揚的五星紅旗莊嚴地屹立在世界之巔時,才能刺激到淚腺,產生某些神奇的不由自主的生理反應。

    我一向對于數字不感冒,這可能是我數學不好的一個重要原因,但是在《攀登者》里,我記下了一連串數字。

    我相信一句話能夠喚醒一個人真摯的民族自豪感,就比如:

    “1960年5月25日4時20分,中國登山隊首次登頂?!?/span>

    “1975年5月27日,中國登山隊再次登頂,丈量出了珠峰高度?!?/span>

    “8848.13米?!?/span>

    我相信一個人內心深處的渴望與熱愛是可以用言語表露出來的,就比如曲松林說:

    我在這守了13年?!彼麑^往心存遺憾。

    所有人必須3分鐘以內,才算達標!”這是他最嚴厲的愛。

    就算你讓1萬個人攔著我,我照樣還是要沖上去!”這是他對登頂的執著和決心。

    出于對京哥的喜愛,他在電影中的表現我還是要說兩句,這個男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剛,大概有人會覺得導演有些過分,讓京哥拖著大輪胎跑出百米沖刺的速度,看到這個畫面我第一反應也是吐槽,但我緩了一秒,突然想到,當愛得深沉遇到熟能生巧,一切就皆有可能了。

    我喜歡那句“山就在那里”,這句話在一代又一代登山隊員之間傳承。

    我喜歡那句像是抉擇的話“登上去?;钕聛怼?,這句話困擾了曲松林15年。

    以上是我觀影結束那一刻最直觀的一些感受,你問我難道沒有感受到老一輩那種艱困卓絕,為了國家為了責任鞠躬盡瘁舍身取義,擔負民族大任的精神嗎?這種精神是不用去通過感受來獲取的,這是我從小被熏陶,相當于與身俱來的東西。

    觀影結束回到家已經快11點,洗漱之后我打開豆瓣,想看看大眾對《攀登者》的看法和理解。

    以我的三觀和有限的觀影經驗來說,《攀登者》中規中矩,不算出彩但絕談不上糟糕。哪怕是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建設,我依舊深感震驚,大段大段影評表達著大家對它大失所望,屏幕上充斥著“糟糕透了”、“毀了”等字眼。

    隨后我開始反思,并且感到羞愧,作為一名普通吃瓜群眾,我可能期待太低了以至于我覺得達到了預期,我可能審美高度有限以至于我覺得這部電影還可以。

    我努力保持著清醒瀏覽著,最多的吐槽是主題不明不白,他們說好好一部渲染愛國民族大義的登山題材電影,為什么要加上那么多像是七拼八湊的情感戲。

    我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大國情懷和個人感情是沖突的了。我承認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下談情說愛是挺不地道的,還當著那么多凍得面無表情的隊員們的面。但我從來都不覺得某種感情就應該凌駕于另一種感情之上,甚至是要因為一種情感就壓制住另一種情感。正是在那種隨時可能葬身的環境之下,什么舉動我都覺得合理,每個導演、每個角色都有他們自己的定位和意義。他們想象中的正常邏輯是方五洲就該好好登山,顧什么兒女情長,只可惜我們都是血肉之軀,他們敲著鍵盤一臉不屑,但他們也逃不過人最基本的情感。

    除了比較佛系,我也算是把這個世界看得挺美好的一類人,我不喜歡帶著挑剔和惡意去待人接物,所以很多時候容易不夠客觀不夠理智,我不知道那些用著電影專業術語,口口聲聲不摻雜任何個人情感指點江山的人是以什么為出發點去看《攀登者》的,但我始終是心存敬畏的。對《攀登者》叫好僅僅是我個人看完電影以后,沒有任何傲慢與偏見下最真實的看法。

    這部電影想要轉述一段關于中國登山隊登頂珠峰的歷史,看完電影以后走出影院信號恢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解這段歷史。

    中國登山隊為什么要排除萬難登頂珠峰?

    除了挑戰人類極限,還有政治原因。

    上世紀50年代,中國正在與尼泊爾明確兩國的邊界劃分,關于珠穆朗瑪峰,中方提議應為兩國共同所有,尼泊爾給出了一個挑釁似的問題:“如果你們都沒有登頂過珠峰,為何我們要分享這座最高峰?” 所以當時的珠峰登頂從來不只是登山運動而已,某種程度上它與中國的“兩彈一星”類似,有著顯示國家實力的重要意義。

    中國沖擊珠峰,有著明確的國家意圖,是“為國登頂”。而為了完成這次史無前例的登頂,中國一度想與蘇聯合作,希望在1959年完成,以此慶祝新中國成立10周年。但后來蘇聯因為政治原因一再推脫,于是最終,這次攀登珠峰由中國獨立完成。

    1960年5月24日夜里,貢布打頭,屈銀華第二個,王富洲最后,3個黑影在模糊的夜色中摸索著前進。5月25日凌晨4點20分,在經過近20小時的連續攀爬后,王富洲、貢布和屈銀華3人成功登頂珠峰,創造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從珠穆朗瑪峰北坡登頂的紀錄。

    中國登山隊創造的奇跡傳遍了世界。1961年,《中尼邊界條約》正式簽署,兩國歷史上遺留的邊界問題得到解決。

    如果沒有《攀登者》上映,我可能永遠也不會去了解這段歷史,可能你也一樣。

    有的人在觀影之前做足了功課,帶著批判的眼神、上帝的視角去審視一部作品。

    有的人在觀影之前做足了所有功課,帶著崇敬之心去把一段歷史視覺化,從而銘記在心,傳承給后人。

    有的人沒有做任何準備去觀影,之后了解到了一段歷史,從而銘記在心,傳承給后人。

    我們之所以還有幸能了解到我們過去的歷史,要感謝后兩者的人占了多數。

    我相信我們懷揣著怎樣的心情去做一件事情,就會有怎樣的體驗,從而得到對應的東西,這個東西可能是認知的升級,可能是思維的突破,也不排除冷嘲熱諷技藝的更迭以及變本加厲地目空一切。

    因為我身在一個和平安穩且幸福的國家,即使某部影像不能很好地還原當時的處境,甚至帶有一定的個人色彩,那又怎么樣?如今的幸福來之不易啊,我愿意通過影像去了解先輩的艱辛從而更加珍惜當下的不易,并且感恩于有人愿意做著這樣的事情,讓我們能看到這些被一部分人貶低得不值一提,卻能喚起我們歷史記憶的影像記錄。

    就我個人而言,《攀登者》對我的現實影響在于,我更加堅定內心的一個信念——我們每個人心里都住著一座高山,它就在那里,等著我們登頂,去將整個來路坎坷一覽無遺,最后會心一笑喃喃道“不過如此”,我不渴望這一天早日到來,該經歷的都要經歷了才算圓滿。

    作者:高亞軍

    責編:周亞玲

    審核:劉霞  





    免费高清seyeye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