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fn id="hlflp"><del id="hlflp"><button id="hlflp"></button></del></dfn>
  • <button id="hlflp"></button>

    <th id="hlflp"></th>

    <strike id="hlflp"></strike>
  • <dd id="hlflp"><td id="hlflp"><em id="hlflp"></em></td></dd><ins id="hlflp"></ins>
  • 新聞網logo

    新聞網

    一周熱點

    更多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耕讀交院

    烏市篇·溪子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陸十三 閱讀:751 發布:2019-10-12

    小白:

    你好。

    烏魯木齊今天-17°C天氣有點冷。

    我寫了封信件給了你,不知你能否看得到,但好在為我這難以排解的情緒找到了一個出口。


    (一)

    轉眼間一九年了,這一年我剛好大一寒假,一星期前才到家。

     

    我記得回家的那晚這邊剛好下起了大雪,我在蘇州讀書,火車的車程近四十個小時。我一個人熬過了一天半的時間從南方走來,那是我第一次一個人的旅程。

     

    在蘇州沒有來得及看到第一場雪的我,覺得烏魯木齊的雪甚是漂亮。雪白輕飄飄的落在肩頭,一碰就融化了,就想到蘇州其實也下了點小小的雪(在我眼中算不上雪),讓一大片的校友驚喜壞了,而我們這些地道的北方人就覺得那只是搞笑的“頭皮雪”。

     

    家后的那幾天,我是一具實實在在的“尸體”,沒人記起也不被問候,噢忘了說了,我和外婆居住,家里只有我們兩個人。外婆年紀大了,沒有來車站接我。

     

    直到今天實在是被逼,才出去走走,遇見了大概是可以用貶義詞來形容的一個人,頓時覺得世界好小,第一次出門就不利。我想很多人是不是都期待著和舊人相遇,寒暄幾句問聲安好??晌页税炎约簜窝b讓人認不出來以外,其他的打招呼方式也暫時沒有。

     

    前幾天遇到一個朋友,她說:“溪子,你這出去一趟,老了??!”,我抿唇笑一笑,我是真的老了??赡苁俏易叱鲂≠u部的那一刻,空中突然下起了雪,喚醒了我對眼前的熟悉,也有可能是我走到一個拐角處那里還閃著的紅綠燈,白霧霧恰好落到我頭頂,那一塊即將禿掉的地方,我是有些哀愁的,我老了,我這個十幾歲的人仿佛已有些不中用了。

     

    在校的時候,我想買一件大衣,想和那些孩子一樣穿一些青春的顏色,比如黃色藍色,可偏偏選中了件黑色,我想正是這樣的搭調,那朋友才會說我老了。

     

    我轉過身看到映在店門玻璃上我的身影,厚重的大衣包裹著我,臉上也無半點靚麗。枉費我這個十幾歲的年紀,我竟然覺得有些對不起自己。


    (二)

    外婆一個人養育了我五年,從我初中開始,我就與父母分開了,我和外婆住在一個百平米不到的小房子里,幸而溫馨,外婆給足了我所有的愛,才讓我對這世界沒有半點怨恨。

     

    在去往蘇州之前,外婆就告訴我,選擇的路自己要走好,哪怕再難。

     

    到了學校后的一個月,我就后悔了,我急切想回到外婆身邊,那是唯一一個真心對我的人??墒俏易约哼x了這條路。

     

    學校里的孩子相當聰明,她們知道如何廣結人緣,如何處世,如何一句話就讓你當場難堪。我那時就體會了那些人情世故。

     

    我有一個發小,她與我在初中時分離,但我們的聯系尚未減少,其實很多次我都想告訴她我的事情,話到了嘴邊又硬生生咽下,把消極分享給她,除了得到幾句安慰,對解決問題不起半點作用。那時我就意識到,自己的事誰也不能指望。

     

    所以在往后與外婆的電話中,我所說的就是請她放心,我過得很好。說到這里有點苦澀。我也曾一個人在寢室睡到天色昏沉,無人喊醒,出去一天沒有被人關心去了哪里,沒有人來提醒一天總共該吃幾頓飯...這些是不是在所有人眼中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呢?睡過頭了自己可以定鬧鐘,出門的行程自己知道就好,每天吃飯改成固定的時間,這些在后來被我處理很好的小事,真的就成了雞毛蒜皮。

     

    人是該成長的,不論何時何地,什么年紀都不重要,在該成長的時候,你才會意識到自己可以完成那么多看似雞毛蒜皮的小事,然后從容又自信在路上行走。


    (三)

    我性格還算溫和,從不與人爭執吵鬧,我想用空氣形容我都算有存在感了。

     

    年輕的時候我總是滿腔熱血,在書桌前的便利貼上列滿了愿望,比如買個大房子和外婆生活,去很多美麗的地方,變成一個優秀的人...這一系列在所有人愿望中都會出現的字眼。后來,那些幻想出來的美好成了現實的寄托品。

     

    我也曾是一個年少有夢的人,我覺得那是凌躍于彩虹之上的五彩夢,是我人生初起的斑斕,但天有不測風云,天也會下雨的,就沒有了你要的五彩斑斕夢。

     

    人往往在一個尷尬的年紀學會成長,在那些奔逃的年紀里學著如何打磨棱角,忙著處理,忙著搭建,所謂的人世。


    (四)

    其實我這個年紀說老了,一定會讓那些五六十甚至六七十歲的人笑掉大牙,什么時候老不重要,當你意識到自己到了,或許真的就該努力且珍惜了,因為你所剩時間不多了。

     

    我依舊期望能在江南繁華里變得綺麗些,被人說的世俗些,變得俗不可耐,只要我能把想做的做完,變成什么樣有那么重要嗎?這個世界說的對,我們從來都注重結果不會關心過程。我想將來的我,亦是如此。

     

    最后,小白,愿你也在這世界的一隅,有一處獨特的風景。

    作者:陸十三

     責編:周亞玲

    審核:劉霞  


    免费高清seyeye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