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fn id="hlflp"><del id="hlflp"><button id="hlflp"></button></del></dfn>
  • <button id="hlflp"></button>

    <th id="hlflp"></th>

    <strike id="hlflp"></strike>
  • <dd id="hlflp"><td id="hlflp"><em id="hlflp"></em></td></dd><ins id="hlflp"></ins>
  • 新聞網logo

    新聞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耕讀交院

    年輪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高亞君 閱讀:747 發布:2019-10-27

    有些東西我們當我們不計較,它就會趁機溜得老遠,遠到等我們回過神,就會產生無限的惶恐。

    去年的9月我給我的23歲生日安排了很多儀式,和各路老友聚會,龍哥拍寫真,一如既往更了一篇文。今年我是在前幾天接到老高的電話才反應過來,我離24歲不遠了,自從把生日定在了每年的9月25日,我就時常會產生一種我年輕了不少的錯覺。

    昨天接到老賀電話,她問我:“中秋過得開不開心?”

    我平靜地說:“挺開心的?!睊斓綦娫捯院?,我關掉優酷,打開網易云,著喜歡的歌,眼角不自覺地濕潤了起來。

    有時候我們都在笑,我們都在說著沒事,一個人的時候我們反復確認,那確實是我們在故作堅強。

    這大概就是我整個23歲最常見的一個狀態。

     

    關于人性

     

    上個月月底,我突然接到春江電話,嚷嚷著說她們在太古里,那天我起得早去帶老高復查身體,忘了又說了幾句什么,反正是確定了她來到了成都,還有幾位高中同學一起,具體哪些人我也沒有問,那個時候的我一門心思只想回家睡一覺,約好晚上一起吃飯以后,我匆匆掛掉電話,在68路公交車上開啟了點頭睡覺模式。

    到了晚上,見面的時候我才知道,勝利來成都了,歡姐和純芳也在,還有個純芳的弟弟,剛上大二,一臉青春的樣子讓我忍不住多看了他好幾眼。

    成年人的世界里最尷尬的事情就是一桌子認識的人在一起沒什么話說,這種尷尬似乎很難出現在我們身上,和勝利已經一年多沒見面,雖然第一眼看到差點沒認出發福了好多的他,但是老友暖場僅需要一個擁抱加摟肩,熟絡的兩個人是能記得彼此的溫度的,這種溫度一旦被感知,就會打開彼此的心扉,變得無話不說。

    不僅是這一年,自從大學畢業以后我就在思考著一個問題:“是否會有那么一些人,即使我們一直在不同的人生軌跡上走著,也始終能夠在某一次路線交匯的時候,找回我們共同經歷的那段日子,或者說保持著以往的狀態,各自毫無保留地訴說著交待著近來的種種經歷。

    從這幾位老友身上,我很幸運地找到了正面的答案。

    上周一我去到萬州,參加榮榮的婚禮,看著那個曾經嬉笑打鬧像個小孩子的她轉眼間已經穿上了婚紗,我在回程的高鐵上想明白了那個從畢業就困擾著我的問題。

    有些情誼可能每天聯系著也不會維持很久,有些情誼就算許久未聯系,也會一如既往地存在著。

    伴著外面極速倒退著的夜色,我打開微信通訊錄,一口氣清理掉了六十多位聯系人,過程自然是心情復雜,在結束以后渾身有種說不出的輕松。

    有些我們留戀著的人際關系,實際上是早已經名存實亡的精神負擔。

    我在我22歲即將結束的時候,給自己的23歲做了很多安排,現如今那些想法連同那個做安排的小本子都已經找不到了,而成長這個事情,有時候并不會看你做了什么打算,該來的千思萬想沒預料到也會來,還沒到時候的千方百計想方設法也達不到。

    我常常自詡自己是個有故事的人了,實則我又何嘗不希望自己依舊天真爛漫像個孩子,一天我在地鐵上遇到一個小男孩,應該是個10后,他在媽媽的懷抱里笑著對我說:“叔叔你穿西裝的樣子真帥,我以后也要這樣穿?!?/span>

    我很少羞澀得語無倫次,我說:“那個,這個,嗯,就是,叫我哥哥就可以了?!?/span>

    我們終將長大,從小屁孩到弟弟到哥哥到大叔到大爺,這是無法抗拒的一個事實。

     

    關于感情

     

    周三我去到美麗的花店拿我的多肉,美麗問我:“怎么樣?耍朋友了沒有?”這個姐姐真的是一如既往地八卦。

    我:“耍過?!?/span>

    美麗:“那我就放心了,要是畢業這么久了你還沒耍過朋友,那我就比較懷疑你的取向了?!闭f完露出了她的標志性壞笑。

    Fancy在一起只有短短的三個月時間,卻讓我一個佛系少男從此相信了愛情,和Fancy分開以后,我也一度懷疑過自己是否還沒到談情說愛的年紀,或者說已經過了走細水長流路線的階段。

    上個月一次出行去到郫縣的川菜博物館,竟然是我這個口口聲聲說著熱愛旅行的人近半年來第一次抱團走出去,我至今記得那天的微風不燥,陽光正好,有點悶熱。

    出行回來因為經歷了一些事遇見了某些人,又開始堅定地相信著某些東西。

    老張前段時間在半夜問了我一個問題,他說他遇到了一個喜歡的人,但是自己又覺得那個人對他沒有興趣,所以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跟她表明心意。我先是一番寒暄鼓勵,然后丟了一句很硬氣的話給他:“大膽去做,老大不小了磨磨唧唧!”

    我本身是個佛系青年,但感情的事,大概不能太佛系。

     

    關于生活

     

    這一年我還過得挺渾渾噩噩的吧,雖然很少夜不歸宿,像個良家婦男,但是卻封閉了自己好幾個月,那段時間我拒絕社交、拒絕走出去、拒絕溝通,我自以為有些事情自己總能想明白,想著想著也就成功把自己弄到了一個怪圈,始終走不出來。

    某一天秦月邀請我去到愛思的一個平凡人沙龍,一開始我是很拒絕的,自己本身已經足夠平凡,為什么還要把這種平凡宣揚出來?后來秦月的一句話打動了我,她說:“我們本來要找的就是你這樣平凡但是不甘平庸的人,這樣的經歷才容易引發共鳴,我們都是平凡人?!?/span>

    不可否認,最后是不甘平庸打動了我,這四個字像是千軍萬馬呼嘯而來,毫不留情地攻破了附著在我身上的厚厚壁壘。這種感覺自然是痛苦的,打破束縛的過程都不輕松,當我一口氣把我的經歷說出來讓人聽到以后,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戰場是自己給自己設下的局,破局的招數永遠不會是當局者的迷。

    活動結束以后一位朋友問到我:“你是怎么走出自己一個人的那段孤獨并融入到各類社交與群居生活的?”

    我笑著說:“孤獨隨時都存在的,學會納自己就好了。”這句話同樣是說給我自己聽的。

    以前我常執著于“如何能快樂”這個問題,直到問及曾姐,她對我說:“你想要更多時候都開開心心,那你就要去發現并守護能夠帶給你快樂的人和事,前提是你要學會為了你自己而活?!痹阏f完以后意味深長地對我莞爾一笑,我確信她的這句話是有道理的。

    于是我開始睜大我的丹鳳眼,發現著生活中的美好和能夠給我帶來快樂的東西,以期能長久地擁有快樂。

    雖然我偶爾還是會迷失自己或者陷入黑暗,但我擁有發現快樂的能力,我便不會再走丟,偶爾的迷途也可當作是人生的另一種體驗。

     

    現在,我快24歲了。我像是一棵樹,被時間刻下了一圈又一圈的年輪,這些時間的痕跡讓我越發粗壯,即使獨自屹立于山間,也不會輕易被風雨摧折了,這是時間的饋贈,也是成長的回報。


    免费高清seyeye视频